海棠未雨 梨花先雪

阅读:723425

打赏:274417

字数:110527

南瓜:2872

收藏:14670

守护:0

替嫁五年,她数着约定的日子。想要逃离他时,却不想迎来的是他更加霸道的禁锢。她摔得满身伤痕,本以为他不爱自己,可他却总在关键时刻站在她身前替她挡下一切伤害。
不过,这位王爷?不是你说五年后就要放我离开吗?你现在是什么意思?女人抓着床单,不停地颤抖着身体。
这个王爷是属狗的吧!呜呜,浑身上下都被他啃了一遍……

作品评论(1741)

  • 黛鱼

    黛鱼

    2018-02-25 09:39:44

    我下单的评论,我不介意你们毒评什么的,但是要是鸡蛋里挑骨头,还有我下单赏析评写都是毒评的不好意思,你要是说的没道理我就骂你。
  • 君可见

    君可见

    2018-02-01 17:54:34

    “旧时贪得一晌欢,今日却余思难罢。”
    燕郎的《策马》里曾有这样一句词,直言坦叙,我很喜欢这本书里轻柔的描写手法。当看到“朝霞在远山的顶峰上缓缓晕开”或落水那节在秦贵人宫中,几人心中缠绵思绪。
    我喜欢这样极细极柔的东西,如燕郎的歌,如这本书里打动我的时刻。
    是水一样,在磅礴的壮阔被柔化,却不失它本身的傲骨。
    再说回文。替嫁之身,这是虞烟娆一直记得的,仿佛是已经成为自省的魔咒。她贪恋的时刻,她想要温情的时刻,这一件事情都束缚在她的心尖。这让她产生了很矛盾的一种状态,我知道这个姑娘,她必然是对自己喜爱的东西有占有欲,偶尔又伤情于自己名分不正,始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代替者罢了。这样的情绪如同蚂蚁啃咬,实在难熬。
    起初的时候,我以为她就是这样温柔的,甚至被胁迫所以显得有些懦弱的女子。可她只是在自己的爱人面前甘愿放低了身段,当有人觊觎凤清濯的时候,她突然好想有了勇气,如同一个倔强的小孩。
    她数着日子,一年两年,五年过去。她以为自己要被舍弃,从不曾想枕边人是否对她动了真心。
    他们一个不舍的表露,另一个觉悟太迟。
  • 瓷瓶儿

    瓷瓶儿

    14天前

    很好诶,加油